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lh66m.com >
北京‘’快搬家了

发布日期:2019-08-11 08:2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来的尚家楼村已被改建为高档小区,高楼的业主个个身家数百万元,而原住户张长福仍坚守在马路当中的平房中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上个月中旬,因为占道马路中央闻名的北京“”张氏兄弟拿到了房屋拆迁决议。从最初拆迁,到现在已经七年,北京市朝阳区房管局裁决了这起漫长的拆迁案。一起拖了七年的拆迁纠纷,眼看终于有了解决的眉目,挡路的“钉子户”能不能就此拆掉?问题能否顺利解决?我们现在连线中国之声记者王娴。

  主持人:说到,我们节目中也报道过,我们很多听众也有印象,先带大家回顾一下这个钉子户主要牛在哪?

  记者:其实这个“”是网友给起的名字,这个钉子户是一个院子,由多间平房组成,坐落在北京市朝阳区的曙光西路上。原来这个地方几年前还是城乡接合部,但这些年新建了很多高楼,这个没拆的院子就不偏不倚在一条八车道马路的正中央,所有的车到了这就得被迫改道,变成了两车道的马路,这些房子也成了车流人流当中的孤岛。

  其实最初房地产公司是在2003年对他提出了拆迁,周围的房子陆陆续续都拆走了,这些房子和院落在这,能拆而没拆,成了七年多的钉子户。房主是姓张的兄弟俩,哥哥几年前卖了房子离开,而现在弟弟张长福和他的妻子刘英是这些房屋的主人。

  !!!!!!!!!!!!!!!!!!!!!!!!!!!!!!!!!!!!!!!!!!!!!!!!!

  央视《新闻1+1》一则报道,让北京市民张长福出了名:他的一处房子地处繁华闹市,却破烂不堪。周围高楼林立,脚下8车道穿越。张家的房子如一个孤岛,岿然不动,来往车流行至此处都被迫“挤压”分流。

  视频:北京钉子户占马路3年 房主想拆无人管来源:CCTV新闻频道网上传闻张长福一度苦苦央告“求求你,拆了我”。网友一片鼓噪:一方面盛赞此为“温柔拆迁”,尊重私有产权范本;一方面又指责开发商见利忘义,因地方太小无开发价值,竟甘愿给首都贴块“补丁”。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被钉子户”问题远非1+1=2那么简单,除了张氏兄弟俩外,这里至少还有3家坚守在此,等待拿钱走人。

  您不妨先做个假想:在首都北京连接三环到四环的通衢大道上,有人把茶几摆在中间双黄线上,北向四车道上放台电视机,南向四车道上横张沙发,然后坐在沙发上,一手端小酒,一手捏着茶几上的五香豆,王中王开奖结果,抿着小酒,看着世界杯比赛,而熙攘的车流行至此地不得不绕行。这个人是什么人?

  没错,这个人叫“牛”人!再假设这个人旁边床凳、冰箱空调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还有四面墙壁,还有简陋屋顶,屋门之外还有铁栅栏门,栅栏门外四面八方都是新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来往车辆都得绕着他家院墙多走半个圈。这又是什么人家?

  张长福就是这个“牛”人。“都说我是老红军的后代,那是瞎扯。我父亲就是土生土长赶大车的,咱要有本事,他们早就求着我搬了。”7月4日傍晚,沙发上的张长福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说。一旁小他14岁的妻子带着川味普通话插言道:“咱也省得住这儿,遭人家骂。”“那叫指责,知道不?”老张特意纠正妻子,“都7年了,现在成了新鲜事,我也成了新闻人物。网友也来过五六个,美国人、苏格兰人也有,都是国际村里住着的,来问情况。”

  负责曙光西路建设的项目部还没有撤离。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张氏兄弟的房子不仅占了大马路,更影响了地下管道和线缆的铺设。“当初北京举办奥运会那么大动静都没有拆得了,还是区里花钱给四周修了高墙遮丑。其中原因肯定非常复杂。”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逐步加速,巨大的“拆”字无处不在。按理说,北京市民张长福遇到拆迁并不奇怪。

  张长福祖辈三代都是太阳宫乡西尚家楼村人。25年前,张长福和弟弟张长友在村里申请了宅基地盖房,门牌号为尚家楼2号。张长福说,这是他第三次搬家,第一次是北京客车四厂征地,村里将他迁到南头;没过几年,水暖四厂再次征地,他又被安置在现在的位置。“老爷子在我21岁的时候就死了,我也是那阵儿结的婚。那时候5间房不值钱,这块都是棒子(玉米)地、麦地,也不会有人到这儿租房。1986年才开始盖楼,还有机器在工地上搅拌水泥,哐里哐当,吵着呢。”

  张长福说,前两次搬家没花他们自己一分钱,都是村里给盖的房子。20多年过去了,西尚家楼村村民已从农民户口转为城镇居民,原来的村子现在没有了。旁边的高楼大厦叫国际村,由于房价暴涨,如今国际村的业主们个个都是身价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太阳宫地区在北京三环到四环之间,地理位置优越,距亚运村3公里、距燕莎2公里,是北四环内仅存的大规模建设用地。由于升值潜力巨大,此处的房价由5年前每平方米8000元,迅速攀升到如今的30000元以上。

  而张长福之所以在此“盘踞”7年之久,房价的急速上涨也是原因之一。按照张氏兄弟的线年底村里拆迁,开发商曾提出给哥俩每人45万元补偿款,“按照当时优惠回购房价格,这笔款可买两套两居室。而现如今,一套两居室就得200万!”

  根据太阳宫乡政府当年的拆迁政策,凡自愿选择回购新纪家园的被拆迁人,可享受均价4239元/平方米优惠价。当时该楼盘最低价3850元/平方米,最高4500元/平方米。而如今该楼盘的市场单价已涨至22000元以上,在尚家楼村原址上盖起的国际村,其房产市场单价更已超过30000元。

  张长福宅基地面积是多少?张的答复是一共三百七八十平方米,“这院墙里都是我的,我弟弟另外还有80多平方米”。

  张长福找出了1993年农村宅基地发证审批表。该表显示,时年36岁的张长福的宅基地总面积为153.36平方米,其方位四至为“东至宋春旺(家),西至马路,北至垃圾池,南至胡同”。

  多次为朱镕基做口译的梅缵月为全书总统稿人。梅为美籍华人,长期在联合国任翻译及翻译指导,具有丰富的中英文互译经验,同时又熟悉朱镕基的语言风格。“梅女士是朱总理非常信任的翻译,梅女士做全书总统稿,将一些书面翻译中可能偏于死板的表述改为口语化、更幽默活泼的表述,做得非常好。”任小萍说。

  同意拆迁的条件是什么?张长福说,“我房本上是150多平方米,按现在市价4万每平方米,也得补给我600多万,我要求不高,就是有一米算一米。”

  要满足张家要求按市价补偿,显然政府所付出的要比7年前大很多,而且牵扯复杂,比如当年的被拆迁人会闹事,觉得不公平。

  朝阳区太阳宫街道办规划科科长吕英说,如果按照现在市价,那么就侵害了村里那229户被拆迁人的利益,对太阳宫地区的拆迁是一个重大影响,不可能用乡政府将来分给老百姓家底的钱单独补他。

  但目前政府面临的窘境是,即使支付张长福600万元补偿款,却也还不见得能解决问题,因为那只是张长福开出的价码。由于张长福的四间房曾抵账给了北京市民赵某、葛某和卢某,弟弟张长友的四间房曾经卖给了本乡村民刘氏姐妹,拆迁时这几家也都要求补偿。据说今年初葛某、卢某已与朝阳区市政市容管委会签订拆迁协议,分别得到100万和120万元后走人,但赵某和刘氏姐妹仍然坚守在平房中。

  按照赵某和刘氏姐妹的说法,张氏兄弟只是这个宅基地使用权人和房产所有权人,而房屋的使用权人则是他们,拆迁人同样也应当给予他们补偿。如今,赵某的要求是得到一套两居室住宅或150万元,而刘氏姐妹则要求四套住宅。

  7月4日下午,老赵将街头收废品的小金叫进了小平房,他打算把桌上那台电脑卖掉,“这房子早晚要搬,这东西放这太碍事”。

  赵师傅家与张长福相邻。1994年3月,他花五六万元从张长福手里买了4间房。当时他和朋友在村里开饭馆,由村长等人作保,和张签订房屋买卖协议。随后赵与女朋友葛某共同住进那4间房。

  2004年12月,张长福将赵、葛二人诉讼至法院,依据乡政府农村宅基地发证审批表,要求确认二人居住的尚家楼村2号东西厢房为自家所有。二人认为,张长福当初是将房产抵押给他们抵账,现今拆迁估价80多万,原告起诉没有道理。

  庭审中,双方各执一词均未向法院举证。法院随后判决被告赵某、葛某居住的诉争房产所有权归张长福所有。“法院不判决,我也承认这房产所有权归他张长福。”老赵说,该判决仅是对诉争房屋的确权,并没有否认他拥有使用权。

  赵还拿出了1994年3月15日签订的协议,上面称:张长福由于生活困难,多次向赵借钱急用,年久无力偿还,自愿以房产抵偿,赵得到房产后不再追究欠款。同时约定,在国家征用土地情况下,张在不影响自身利益前提下,向征地单位提供有说服力证词,房产作价归赵所有。但该协议中并未说明金额数目。

  老赵说,以前从没有人跟他谈过拆迁补偿的事,本港台手机同步开奖直播机看开奖直到今年初朝阳区市政市容管委会的熊主任与他交涉,提出每人补偿100万腾房。最终葛拿了100万搬走了,而老赵不想要钱想要一套房。“您说现在100万在北京能买啥?买萝卜白菜是够吃一辈子,但买房只够买个厕所!我总不至于住在厕所里吧?”

  老赵的坚持背后还有个活榜样——对门原来有个小刘,也和他一样买了当地的房。房主后来后悔了,把小刘告到法院,小刘输了官司但并没有搬走,最后拆迁时开发商补了小刘钱,小刘用补偿款买了两套房。“您想想,两套房子现在是什么价?只给我100万?我不干!”

  年届50岁的刘淑萍和妹妹刘淑荣就住在张家南边四间平房里,与张长福家最大的不同就是,刘家在房子里有一平方米大小的卫生间。

  刘淑荣说,她们姐妹俩原本就是太阳宫乡村民,“原来是四大队一小队,9代都是太阳宫人,到孩子就是第十代了”。上世纪80年代左家庄拆迁,政府给她家安置了不到40平方米住房。随着家里人口增加,1994年她们花了65000元从张长福的弟弟张长友手中买了4间房,签协议的第二天,姐妹俩就把户口转到了尚家楼村2号。

  起初几年都相安无事。2001年,张长友听到拆迁风声,就去法院起诉了刘氏姐妹。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原告张长友返还被告刘淑萍购房款6万元,刘淑萍腾还诉争房屋。

  刘淑萍不服判决,遂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中院终审判决中维持区法院关于相互退还财产的判决,但亦作出一项很关键的变更:刘淑萍逾期不腾房,则按每月三百元的标准支付房屋使用费。

  随后,张长友退还了刘家6万元购房款。刘氏姐妹认为,中院的终审判决确认了她们对于该房屋的使用权。

  就这样,刘氏姐妹自2001年10月起,拿回了当时购房款6万元后,依旧享有房屋的使用权,而且自2005年5月起,也不再支付每月300元的房屋使用费。

  这场官司打了7年,法院的判决书也有7份。但2003年拆迁政策却只针对房主补偿,跟使用者没有关系。

  根据刘淑荣的说法,当时跟她们同时一起来这买房的农转居村民A,也曾被原房主起诉打官司,和她们同一个代理律师,在同一个法院判决,都认定原房屋买卖协议无效。但A就得到开发商的补偿款,当时A买了一套三居室和一套两居室。“你问我为什么他家就得到补偿?人家位置好啊,开发商等着用那地儿盖楼啊,我们这个位置开发商用不上啊!”

  直到2009年7月中旬,受委托的拆迁公司才第一次找上刘淑荣的门,起初开始吓唬说:像你们这种情况给你们二三十万你们走人,遭到刘淑荣拒绝。“我们倒想不坚持,我们有地住吗?2003年50万元就能买两套两居室,我们两家应该就是四套两居室。”刘氏姐妹此种想法自然有她们的依据——与她们一路之隔的兰子、小侯夫妇,同样也是从村民手里买的不到20平方米的平房,就是因为开发商要用那块地盖楼,所以2004年底得到58万元补偿款,按当时房价买两套二居室应该没有问题。

  人胎素是非常少见的美容针剂,全世界只有两家合法生产企业,都在日本,中国不仅禁止进口人胎素,而且严禁使用人胎素。据介绍,这次查获的2400支人胎素均是“三无”产品。

  今年春节前,朝阳区市政市容管委会一个姓熊的主任找过她们姐妹俩,同意一家给100万让她们腾地儿,“百姓还能求什么?安居才能乐业。你给我一百万,我住大街上?我还害怕人家给我抢了呢!你想想我们能买多大房子?两家200万只能买80平方米,您说说,两家6口够住吗?”

  自央视《求求你,拆了我!》播出后,网上出现很多讨论。其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北京就是不一样,毕竟首善之区,执法的时候如果别人不愿意搬,就绕道走,体现了对私有财产权的尊重,是首都“温柔拆迁”的范本。

  实际上当下中国的拆迁大多很难温柔,即使在北京,强行拆迁并不鲜见,上述太阳宫乡地区就曾发生过多起。如2007年5月9日凌晨3点,太阳宫7户房主和15名租户被人从房中轰出,随后26间房被铲车强行推倒;2008年5月10日,太阳宫乡十字口村,几家租地商户的近四千平方米房屋被百余人拆砸,多名员工受伤。

  以上两次强拆,开发商和拆迁公司均表示不知情,公安部门对媒体表示已介入调查,但之后再没有下文。

  记者得到当年的一份《房屋拆迁通知》显示:国际村项目开发商获准的拆迁范围为:东至曙光路,西至西坝河,南至客车四厂,北至太阳宫大街,而张氏兄弟的宅基地则位于规划中的曙光路上。显然,张氏兄弟的这块宅基地基本不会影响高档小区建设,自然不会被额外花高价拆迁,当然也与双方谈不拢有关。

  就“被钉子户”问题,记者于7月5日前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地区街道办事处联系采访,但一直未得到正面回应。朝阳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也要求提交采访提纲,但问题一概不答,只提供一篇新闻通稿。

  通稿称:该道路红线内滞留户,位于北京新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项目的代征地拆迁范围内,拆迁工作于2003年底正式启动。拆迁期间,有两户因买卖农村宅基地房纠纷,先后于2004年、2007年经法院作出判决。诉讼期间,影响了拆迁进程。之后,新纪房地产开发公司又因两个房屋权属人条件过高和6个原买房人被判定“有房时搬离”而长期滞留。政府高度重视媒体披露的问题,明确表示加快推进滞留户搬迁工作,保护合法诉求,不迁就无理要求并维护社会公平,依法按程序解决,腾路还路于民。

  针对记者“朝阳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曾于年初补偿卢某和葛某各100万元让其搬离,此说法是否属实?如果属实这笔钱从何而出?”的追问,该委组宣科工作人员电话记录后再没有给予答复。

  其实,张长福住在这里也很不爽。门口经常停满了车,院墙下也常被倒上垃圾,上厕所要骑自行车去附近的公园。半夜三更还经常有流浪汉或者酒鬼光顾,不是撒尿就是摔酒瓶,让人提心吊胆。但没人来拆,他也只能继续守着,还招了几个房客壮胆。

  我们的社会处在一个混乱的转型期,在爱情快餐化,婚姻商业化,个体工具化的时代,功利性的角度被广泛认可和接受,并且被作为一个普遍的标准来衡量我们身边的人和事。太重爱情也许被认为是沉迷;追求理想化婚姻也许被认为幼稚;纯情也许会被认为是愚蠢;讲究精神生活也许会被认为务虚不务实;追求自我发展的女人,也许会被认为不安分,不是一个好女人;要求完美的人,更是会被认为不正常。社会的导向让我们渐渐接受了这些判断,我们也慢慢被这些观念所规训,并以此去评判和规训那些持不同观念的人。而我们评判的标准也许太单一和武断,并不足以作为一个普遍适用的准则去衡量所有的人。因此,书中的“剩男”“剩女”们,他们的爱情观、婚姻观、价值观与主流观念的矛盾与冲突,恰好凸显了我们社会转型过程中所呈现的精神层面上的问题,也是我们需要停下脚步来考量和反省的地方。

  7月5日晚,和张长福聊完,他送记者出了栅栏门,恰逢俩小伙子光着屁股,身上搭条毛巾跑过。张冲着两人高喊:“嘿!嘿!注意点嘿!”然后摇摇头解释说,这是租住在他房里的小区保安,天太热只能靠冲凉解暑,“租金多少钱?一个月300块,权当是陪着我住了。”

最热文章
北京南站钉子户被强拆数十名穿制服... 05-21 
打针整容瞬间失明 女孩因注射玻尿... 05-31 
“给朋友帮忙”打针致人左眼失明... 07-22 
骗男友13万整容 女子谎称患癌骗钱... 05-25 
在眼角注射“液体黄金”微整容 女... 05-24 
俩女子“黑整形”里注射美容致失明... 05-25 
洛阳最豪华钉子户 村支书小洋楼无... 05-18 
百天拆迁20多万平方米无纠纷无钉子... 07-21 
打针整容瞬间失明 整容有风险爱美... 05-24 
人脸岂是橡皮泥... 06-01 
济南花园东路“”图片 为什么没拆... 07-02 
面部的肥胖是很讨厌的瘦脸针的注射... 07-15 
微博推广:让人民宅在家里也有面包... 05-27 
男子花3分钱购万元产品 自学黑客技... 05-30 
航拍丨济南“网红钉子户”半小时被... 05-18 
最新发布
北京占道引发公愤自称很愧疚(图)... 08-12 
北京‘’快搬家了... 08-11 
大连俩女子在黑整形工作室里注射玻... 08-09 
此次活动由山西省体育局主办、国家... 08-09 
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的... 08-07 
中信证券表示,太阳神论坛甲子好老... 08-05 
销量在5万册以上的有23种,管家婆... 08-04 
本次比赛时间为8月20日至24日,白... 08-01 
聚宝盆心水网且主角都是年轻人。... 07-29 
麒麟报彩图也进一步提升市民对首都... 07-26 
香港马会正牌挂牌高手这些“龙骨”... 07-26 
任我发高手主论坛能够进入中国市场... 07-24 
横财超级中特网解决香港医生来深圳... 07-24 
天将图库永久免费看图老品牌被骗金... 07-23 
香港六合马经报小小物件从高处跌落... 07-23